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六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關於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歷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台新獎名人榜
美工圖案 藝術評論專區
美工圖案 愛樂藝術相對論
搜尋
第十屆台新藝術獎藝冠榜
河床劇團 [ 「開房間」戲劇節 ]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速寫

「開房間」戲劇節的特色在於:台灣劇場第一個每場演出限一位觀眾觀賞的戲劇節、台灣劇場第一個在飯店房間演出的戲劇節。四部戲由以下三個原則緊密相連:4位導演分別在4間客房演出他們的作品、每場次的演出只能有一位觀眾觀賞、每部戲演出二十八場。

雖然規則很簡單,但在四位導演旺盛的創造力下,製作出四齣各具特色、引人入勝的作品。表演包括真人大小的偶戲、探討老人面臨死亡的感受;矇住觀眾眼睛進行一場感官之旅的互動式演出;繪畫般的意象劇場作品;俏皮的電影概念創作。導演們需面對「觀眾/表演者」之間獨特的親密關係。身為唯一的觀眾,他無法和其他的觀眾隱藏在黑暗的觀眾席,演員們亦無法在一個輕鬆的距離扮演角色,因此演員和觀眾同時沉浸在這種立即、強烈、誠實、直接的「共融」。

入圍理由
河床劇團「開房間」系列演出計畫,超越「大」與「多」的迷思,不畏「小」或「少」的圈限,具顯現代劇場藝術本質之於表演、空間、觀眾三者的立體思維,且落實嚴謹真誠的執行,對於劇場策展概念的定義和實踐,深具示範作用、論述深度,展現了一種持恆精實的努力和品質。該系列四件作品,進駐旅館不同房間,於特定場域的表演,提供每場次唯一觀眾五感並用的觀賞經驗,穿梭現實與魔幻的疆界,探向個人與社會記憶深處的甘美與苦澀,聚焦於觀眾與表演之間的互動、權力關係,兼具感受性、思辨空間,為觀演關係嘗試建立深刻、有趣而豐富的可能性。 觀察委員─楊美英

關於河床劇團 
河床劇團自1998年發表了驚艷台灣劇場界的《鍋巴》以來,已陸續演出超過20部前衛劇場創作,推展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之間的對話。做為「意象劇場」及「總體劇場」的倡導者,河床積極面對台灣劇場以文本、敘事為主流的傳統,提供不同的創作思考。



第十屆台新藝術獎入圍者群像《開房間》戲劇節-河床劇團
文字整理撰稿│盧家珍

曾經在旅館房間內看過戲嗎?河床劇團首創在旅館舉行《開房間》四齣戲劇演出,這也是台灣劇場首次在旅館房間內演出,而且每場戲劇只有一名觀眾,顛覆觀眾看戲的模式,也讓他們擁有「一生一次」的觀賞經驗。

一間房間 一場戲 一位觀眾

《開房間》戲劇節是台灣第一個每場演出限一位觀眾觀賞的戲劇節,也是台灣第一個在飯店房間演出的戲劇節。四位導演分別在四間客房演出他們的作品,每部戲演出28場。雖然規則很簡單,但執行起來頗具挑戰性!在四位導演旺盛的創造力下,製作出四個各具特色、引人入勝的作品,有的表演真人大小的偶戲,探討老人面臨死亡的感受;有的矇住觀眾眼睛,進行一場感官之旅的互動式演出;有的是如繪畫般的意象劇場作品;有的則是俏皮的電影概念創作。

「一人觀眾」這麼奇怪的想法是怎麼來的呢?早在2003年,河床劇團就曾推出每場只限定24位觀眾入場的劇目,但藝術總監郭文泰還是覺得人數太多。郭文泰表示,20年前他在美國波士頓的森林看過只有為一名觀眾演出的戲劇,那場戲劇觀眾和演員的距離非常緊密。對照今日觀眾看戲,是一群人坐在黑暗的空間內盯著台上演員,彼此距離越來越遠,也無法觸及到每名觀眾內心思維,因而在河床劇團創立13年後,他想要創造出讓觀眾難以忘懷的戲劇,於是他選擇了在旅館房間內演出,只讓一名觀眾進場,目的是要讓觀者切身去感受,部分演出會需要觀眾參與,把觀眾也當成表演者之一。

同時沈浸的「共融」經驗

《開房間》戲劇節共有<忘我>、<屋上積雪>、<206號房>、<Zip>四齣戲,相較於大多數「成功」的演出是以觀眾人數多寡為標準,「開房間」戲劇節提供了一個不同的思考模式。

郭文泰認為,在這樣的「環境劇場」中,導演需面對觀眾和表演者之間獨特的親密關係。至於那唯一的觀眾,則無法像以前看戲一樣,和其他的觀眾隱藏在黑暗的觀眾席,觀察別人的情緒變化來決定自己的反應,這次必須誠實面對自己。而演員們亦無法在一個輕鬆的距離扮演角色,必須隨時注意觀眾的反應。這樣的表演及觀戲方式,讓演員和觀眾同時沉浸在這種立即、強烈、誠實、直接的「共融」氣氛裡。

透過這種親密關係,觀眾有時也成了表演者之一。例如,在<屋上積雪>中,演員直接邀請觀眾幫忙搬動戲偶,且演員需要在每一秒立即地回應每一位觀眾的每個反應,即興地找到最適合眼前的觀眾的演出方式。沉浸在這種人與人之間最直接的「相遇」後,觀眾們發現自己並不想迅速地離開這樣的感受。演出結束後,他們在飯店大廳徘徊流連,在留言本中寫下許多想法、詩句或畫一些圖。也有人和前台熱烈地討論感想。有些人在大廳一隅沉默長坐。他們似乎不想讓這個經驗輕易結束,還不想回到「現實世界」。

只有112個觀眾看到的戲劇節,但觀眾們深深受到感動或衝擊,而如漣漪般影響了台灣藝文界的集體潛意識。每個人參與這個戲劇節的方式不盡相同,對於那些幸運看到這個戲劇節的觀眾們,已經成為他們個人的歷史,一個純粹、直接、相遇的經驗。

< 更多藝冠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