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展演/日期 2019.09.14 - 10.19
  • 首展演/地點 就在藝術空間

《我欠你的畫》謝牧歧個展

謝牧岐

入圍理由

此次個展不但是藝術家對於繪畫作為藝術的類型,長久以來的實驗和探討之結論,也同時是面對現代性下,繪畫性(painterliness)所面臨的質疑和挑戰。謝牧岐的作品影射了繪畫技法和擬真能力的有用或無用,同時也引用了台灣藝術史裡幾個關鍵性的藝術家和作品,包括林玉山、李石樵、蔡雲巖等藝術家為迴避政權侵害而塗改的作品,做為個人對台灣藝術史深沉的內化和反思方式。個展也同時以3D列印插香器的方式,和藝術史的現成物及(不)可複製性論述做對話,有和西方強勢論述頡頏的意味。 (主筆委員/吳介祥)


關於作品

延續「前山」、「忘山」,再到此次的「我欠你的畫」,藝術家透過三階段個展探尋臺灣美術史裡的繪畫起源與脈絡,藉由此番凝望與重新詮釋前輩畫作,為自身作為畫家所追尋之問題,諸如繪畫題材、對象物與畫者的關係、繪畫對於本身的意義等,找到可以參照與對視的脈絡。展名中「我欠你的」,源自於父母輩之口的認份宿命論,以及臺語金曲《愛拼才會贏》隱含的時代縮影與小人物打拼精神,代表生命中無法迴避之提問,意味藝術家透過此次新作將拖欠的內在自省償還,而對於企圖在美術史找到相容位置的自我或諸多創作者,更是一種命定的付出。


藝術家簡介

謝牧岐 ,生活於臺北。創作形式以繪畫結合各種媒材,在跨足行為表演、攝影與錄像的實驗中,透過自身扮演的不同角色詮釋繪畫的創作途徑、生產模式及其文化傳統,並以幽默戲謔手法引領觀眾思考藝術家身份及自我與繪畫的關係。曾於2016與2017年分別舉辦「前山」與「忘山」個展,重要聯展包括2018年馬尼拉瓦爾加斯美術館「跳島計畫—帝國逆行 : 登陸者」、「一座島嶼的可能性–2016臺灣美術雙年展」等。


藝術家訪談

藝術家 謝牧岐 | 攝影 呂國瑋 (片子國際)

採訪及文字整理/吳家瑀

如果說,繪畫是為了回歸本身照見生命本質,也為了嵌結於脈絡,映現澆灌於我的土地;怎樣的取徑,能通往雙向的追尋?又是怎樣的呈現,能夠兼容此番深刻?2019年謝牧岐個展,透過與前輩畫家對話,翻攪從裡到外的匱缺,清償多年來欠予自己和繪畫的課題。

回應台灣身份,向前輩畫家請益
每個人生命中總有無法選擇必須面對的課題。展名「我欠你的」,是謝牧岐以一種命定如此的自覺,自問「身為一個台灣藝術家,什麼是你無法拋開、必須去處理的?」這些待處理面對的繪畫功課,謝牧岐認為首當其衝的是「台灣」這個身份。於是他回望過去,向同為台灣藝術家的前輩畫家請益。

「在那個時代,有人說『沒畫過觀音山和淡水河,就不配稱為台灣畫家』。我覺得這句話真的是太有趣了。」前輩畫家以風景入題,雖說部分在回應官展機制,然而對謝牧岐而言,也是一種自然而然:「觀音山、椰子樹或是香蕉樹,都是我們日常生活可見的那個部分。」謝牧岐說,「這些東西在我的作品裡面一直出現,應該說那些東西一直存在。我在這個時空創作,它作為一個時間軸,好像在這裏面的內容,可以透過台灣美術史,建立起一個可以彼此對照或相互參照的關係。」

「在當初威權時代下面,大部分作品都是避禍,不想發生危險,藝術家有時得把自己作品隱藏或是塗改」,前輩畫家面對跨越至今的風景,也面對著時代當下的課題,「台灣的美術史不單只是美術,它跟現代史或台灣殖民史,其實是緊密相扣的」。謝牧岐以〈歸途上的風景〉結合林玉山的同名畫作和曾為避禍而改作的〈獻馬圖〉,多方省思以繪畫回應環境、反映時代的動能,體現了謝牧岐認為繪畫可以照見自己,也可映現所處環境的雙面鏡特質。

曾經瓶頸,曾經學舌
觀眾行經展場中葫蘆型插香器時,會聽見傳出的人聲,說著謝牧岐這些年來尋找資料、與前輩藝術家對話的關鍵字。「平面畫作搭配人聲,有點像是我在面對自己繪畫的幽靈,那個幽靈是我長久累積下來,繪畫的包袱或成見。」學生時代繪畫可以單憑熱情衝勁,然而當它成為專職甚而一生志業,卻越發沉重。「對繪畫探究,應該是從2006年首次個展《一個交錯而過的事件—沒有起始的地方》開始。」謝牧岐說。「那次開始做觀念性的操作,不再獨自一人面對空白畫布。」從那之後,他曾繞行繪畫周邊,透過計畫形式與共同合作來探討藝術產業化議題。雖然創作面向因此日益豐富,裡頭卻潛藏自身對繪畫的遲疑和焦慮:「那時候批判詆毀的對象,就是『執筆畫家』的這個身份,就是畫家其實不太需要技巧,可以透過代工或各種方式去變成藝術家。」實情是拿筆作畫遭遇瓶頸,於是拋棄眼前,另尋途徑,「可是往那個方向發展之後,並沒有真正解決我在畫布上遇到的問題。」

2012年的「山道寫生」計畫,可說是開展「我欠你的畫」的濫觴,「那時候就一直以山脈為主題,寫陽明山、五指山,也想過跑前輩畫家常畫的觀音山。」謝牧岐以觀音山和淡水河為主要畫題,時而前往實地對照畫作與今日異同,有時也臨摹前輩筆觸技巧或擬仿風格特色,陸續舉辦了「前山」與「忘山」個展。「有點像是以風景畫出發寫生,漸漸寫到前輩畫家的畫作裡去。」對於現在作畫的意義,謝牧岐說:「現在我沒辦法說,做這些事能在台灣美術史上留下甚麼或有何評價,但我可以反過來,將那段時空脈絡納進我的作品。」

與前輩面對相同風景,謝牧岐自期能畫出各自精彩,就算引用畫作,也以自己的筆觸和風格為主體,盡力取其內涵再行創造。面對時代更迭,亦希冀有所省思,反映繪畫經驗的世代問題,比如畫作中將形象描繪成格狀馬賽克,模擬圖像解析度不足,便是表達現今透過網路接近真實的影像化閱讀經驗。

向過往存取經驗,逐漸成為實踐的指引、取材的資源。於今所思,就是如何透過此些「時間的碎片」,「創造自己風格,重新組合當下」。謝牧岐說,前兩次個展狀態較像是一種學舌。而直到現在此刻,他好像慢慢地,開始會自己說話了。 

製作團隊

主辦:就在藝術空間
藝術總監:林珮鈺
藝術家 :謝牧岐
藝術家助手:湯柔
展場設計:謝牧岐、吳宜曄
展場協助佈置:林明諺
文宣設計:就在藝術空間
訪談影片拍攝剪輯:就在藝術
座談會與會來賓:胡永芬 老師
贊助單位: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