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九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關於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歷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台新獎名人榜
美工圖案 藝術評論專區
美工圖案 愛樂藝術相對論
搜尋
藝術評論專區  
美工圖案
[ 音樂舞蹈 ] 2011年度觀察報告 表演藝術舞蹈類:開源節流跨界合作 舞蹈人才處處發光
作者 : 李秋玫 文章來源 : 表演藝術雜誌232期
類別 : 音樂舞蹈 刊登日期 : 2012-04-01
美工圖案

2011年度觀察報告 表演藝術舞蹈類:開源節流跨界合作 舞蹈人才處處發光

因為臺灣舞蹈教育的長期深耕以及舞蹈人與團體的熱誠和創意,在經費不足的狀況下、大家積極開源節流、跨界合作以及拓展觀眾群,促使舞蹈朝向多方發展。其結果就是舞蹈界新人輩出,年輕舞者與編舞者多方參與國內外創新製作,舞蹈人跨界參與他領域製作、或是推出跨界製作。

為了祝賀中華民國一百年,2011年政府投入慶祝活動的經費與衍生的相關藝文活動頗多,許多舞蹈界的個人與團隊參與其中,一同為國家慶生。除了公部門舉辦或是贊助的活動之外、舞蹈界也有呼應此一節慶的展演活動。在這些官方與民間活動當中、喝采與爭議作品並陳,尤其以《夢想家》引發的問題至今仍餘波盪漾。在一系列抗議製作規劃、檢視經費運用與批判藝文政策後,隨著一年的逝去、當時大聲疾呼的藝文人士與組織似乎變得意興闌珊,不見當時誓言的持續監督與批判。在這一波《夢想家》引發的媒體渲染與政治炒作中,一些參該製作的文建會行政人員與表演藝術人士遭受批判。這對那些薪資低、熱情參與、辛勤工作的幕前與幕後人員而言,一波波的批評聲浪掩蓋原本應有的讚美與鼓勵。這一群受傷害的表演藝術人員中,包含為作品加分、加值的舞蹈編創與表演者。

補助偏少 仍積極創新

相較於《夢想家》的巨額經費,去年(2011年)國家挹注舞蹈的經常性補助經費就相對得少了很多。相較於美術或是音樂、戲劇領域,舞蹈演出需要舞者長期排練、需要聘用音樂與劇場人士與設備,因此普遍認為到最後實際用在舞蹈人的經費太少。以2011年文建會「演藝團隊分級獎助計畫」、國藝會常態性與專案補助、以及地方縣市政府的傑出演藝團隊的獎勵計畫為例,舞蹈個人與團體分配到的經費偏少。即使是總經費較高的文建會「演藝團隊分級獎助計畫」,在各類組經費均分的狀況下、舞蹈組扣除超級天團《雲門舞集》的補助金額之後,經費相對少了很多、表示相較於其他類組之同等級團隊、舞蹈組各團分配到的經費就更少了。

林亞婷委員認為:

1、去年適逢民國百年,許多年輕編舞家受邀參與大型展演計畫的創作(例如:大佳河濱公園舉辦之「建國百年跨年慶典」由鄭宗龍擔任編舞……。)

2、布拉瑞揚在去年的創作量相當豐富,有葛蘭姆舞團委託創作、美國舞蹈節 Past & Forward、跨藝計畫、原舞者《迴夢Lalaksu》

3、周書毅成立了「周先生」後,策劃第一屆「下一個編舞計畫」(作品分成兩個場次發表),提供仍在校且對編舞有興趣的初生創作者,一個發表作品的平台。三月時發表了「我/不要臉」個人舞展,九月受台北市立美術館邀請,與服裝設計師林璟如合作舞劇《重演》,年底參與「驫舞劇場」《繼承者I&II&III》演出。

4、女性編舞者/舞者董怡芬在一些小型展演中表現亮眼,例如在皇冠小劇場與舞者鄭伊雯共同創作的小品《十號線》,以及她在「新人新視野」發表的雙人小品《我沒有說》(此作品獲得舞蹈類唯一年度巡演機會)。董怡芬同時和「動見體劇團」持續合作關係,參與去年的年度製作。

5、這幾年開始,科技與舞蹈的跨界合作遂成趨勢,去年有幾個很不錯的例子:如,謝杰樺創立的「安娜琪舞蹈劇場」所發表的《六度空間》、蘇文琪與友人共同成立「一當代舞團」,去年以此名義在華山創意園區發表創團作品《城市微幅W.A.V.E》。透過文建會與台北數位藝術中心等單位的支持,預期台灣的藝術工作者,將在未來創造更多更成熟的舞蹈與科技結合的作品。

舞團製作 頗多歷史與回顧

在舞團方面、關於歷史與回顧之製作頗多,例如「雲門舞集」推出重建版《家族合唱》,舞作散發史詩氛圍、表現不同族群與世代的臺灣故事。「新古典舞團」製作的《傾盃樂》精粹雅緻、華美弘壯,建構大唐樂舞風華。「廖末喜舞蹈劇場」製作的《流浪女》,以文學創作描繪之加工區女工形象為命題,邀請四位年青編舞者創作。「雞屎藤新民族舞團」的《昭和摩登 府城戀歌》則是在懷舊氛圍中呈現父母輩成長於臺南的故事。「光環舞集」的「嬰兒油」系列舞作《陂塘》則是,表現傳統客家農村灌溉用水塘中的生趣盎然。「舞蹈空間舞團」與《台北市立國樂團》合作之《風云》,結合中國傳統與西方現代元素、探索並開發跨界新製作。「台北民族舞團」演出深受佛教禪思影響的《百年香讚》。

雖然大環境經濟不景氣、加上國內舞蹈補助一向不足,2011年臺灣舞蹈界表現不凡,著實令人欽佩舞蹈人的努力與毅力。其實、臺灣的舞蹈可以發展得更好,畢竟藝術不能當飯吃,夢想會有破碎時,熱情也有燃燒殆盡的一天。期待隨著2012年文化部的成立,舞蹈界長久以來補助經費不足的狀況,可以逐漸獲得改善,臺灣的舞蹈可以更加多元豐富。

<< 更多新藝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