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九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關於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歷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台新獎名人榜
美工圖案 藝術評論專區
美工圖案 愛樂藝術相對論
搜尋
藝術評論專區  
美工圖案
[ 音樂舞蹈 ] 大樂之成,非取乎一音
作者 : 陳慧珊 文章來源 : 中國時報旺來報─新藝見20121118
類別 : 音樂舞蹈 刊登日期 : 2012-11-18
美工圖案

     自詡為「台灣第一個以代言國人創作為宗旨的樂團」,並以「新生代華人作曲家代言者,音樂潮流開創者」自居的廣藝愛樂(以下簡稱「廣藝」),是國內極少數由大企業獨資的私立樂團。得天獨厚的背景,使2010年成軍的廣藝能以大刀闊斧的魄力,及其年輕、多元、勇於嘗試的特質,在我國蓬勃的表演藝術界中「殺」出一條血路。

     【愛,也許是……】找來十位台灣作曲者,從室內樂的概念出發,以音樂、朗讀,搭配影像的方式來詮釋他們對「愛」的解讀。每首作品在上演前,由作曲者本人先朗讀一段他(她)對「愛」的抒發,演出時再透過舞台背景所投射出的影像與現場燈效所營造的氛圍,來呈現作品的意境。十首作品雖有各自風味,卻都染上了目前盛行的「混搭」風格,在古典、流行、爵士、拉丁、民歌等各個樂風中,自在遨遊。作曲者亦參與演出是此節目的另一特色,這意味著新生代音樂家的多才多藝與未來音樂發展的無可限量,著實令人欣慰。

     然而,會寫歌寫曲的人(Song/Sound writer)不等於是作曲家(Composer)。過去,在大眾傳播較不發達的年代,藝術家的「名」與「實」是互相對等的,所謂的「實至名歸」必須受到專業領域與大眾領域的認同。今日媒體發達,網際網路熱絡,有兩把刷子的素人要走紅成名,其實不乏機會。但以藝術發展的角度來看,我們最缺的不是前仆後繼,如過江之鯽的「樂匠」,我們需要的是能禁得起考驗、發揮影響力、名垂青史的「藝術家」(Artist)、「藝術大師」(Maestro)。

     除了台灣作曲家王乙聿的《藍色星球》外,【紅艷群英】安排的都是中國當代作曲家的作品,所邀請的獨奏家也都是一時之選(例如,堅持不用麥克風的知名琵琶演奏家、中央音樂學院教授章紅艷)。面對有豐富舞台經驗的獨奏家,年輕的廣藝雖仍是一塊有待琢磨的璞玉,卻尚能沉著以對,在客席指揮陳志昇的帶領下,以不變應萬變。

     「球員兼裁判」的情況,在藝術界本非罕見。無論「民族樂派」是否誠如節目冊中,身兼樂團團長、藝術總監及廣藝基金會執行長的楊忠衡所言,不曾存在於台灣的音樂發展中,也不論他所謂的那些專門打造「空中樓閣」的「留洋學院派」是否的確刻意打壓那從不存在的民族樂派,既然廣藝製作【紅艷群英】的動機是「為台灣民族樂派補足功課」,衝著這可貴的動機,其他旁枝末節的瑣事自然無需再七嘴八舌,斤斤計較。

     只是,大樂之成,非取乎一音。任何偉大的創造與成就,皆蘊含著無數前人的智慧與心血。以泛泛之論來理解藝術勉強尚可,但若因此抱持偏見,輕視專業的知識理論,甚至武斷地定義藝術、指導藝術,則恐流於本末倒置,夜郎自大之嫌。

     廣度不等於深度,藝術或可雅俗共賞卻不該附庸風雅。廣藝擁有一般樂團沒有的豐渥資源與自由空間,它的所作所為也令人更加期許。


作品:【愛,也許是……】(「廣藝靚樂計畫」●)時間:2012/10/3地點:國家演奏廳
作品:【紅艷群英】(廣藝愛樂「華夏長河系列」●)時間:2012/11/6地點:國家音樂廳

<< 更多新藝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