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九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關於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歷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台新獎名人榜
美工圖案 藝術評論專區
美工圖案 愛樂藝術相對論
搜尋
藝術評論專區  
美工圖案
[ 音樂舞蹈 ] 評---台灣絃樂團
作者 : 張己任 文章來源 : 中國時報旺來報─新藝見20120513
類別 : 音樂舞蹈 刊登日期 : 2012-05-13
美工圖案
一般人對「協奏曲」(Concerto)的認知,是管弦樂隊與一個獨奏樂器的樂曲。然而在1600年到1750年這個音樂史上稱為「巴洛克」的時代裏,「協奏曲」卻大都是絃樂獨奏與絃樂團的合奏曲。「協奏」(Concerto正確的意思是「競爭」, 不是「協助」)在巴洛克早期是ㄧ個「觀念」,是人聲加上樂器一起競爭一起演奏的觀念,由這個觀念延伸為不同音色樂器的對立與協調。十七世紀是小提琴興起的年代,剛離開「文藝復興」時代以聲樂線條為主要寫作音樂技術的作曲家, 在concerto觀念的引導下,競相嚐試「協奏曲」的寫作,在1700年前後,以小提琴為主的絃樂團,終於創造出西方音樂史上第一個「協奏曲」的世界。 「為樂隊的協奏曲」(concerto for orchestra)、「大協奏曲」(concerto grosso) 、「獨奏樂器協奏曲」(solo concerto),這些看似不同的「樂種」,其實都是在「競奏」觀念與原則下的產物。這些「協奏曲」在十八世紀管絃樂團的興起及樂風的改變下, 風光不到五十年。這種類型的「協奏曲」現今也很少在一般的音樂會上演出。十八世紀早期韋瓦弟(Antonio Vivaldi,1678-1741)以後的「獨奏樂器協奏曲」才是目前一般大眾熟悉的「協奏曲」 。

     「台灣絃樂團」在這場名為「繁花似錦的巴洛克音樂花園IV」音樂會的曲目,安排了六首自1680 到 1758 年間五位「巴洛克」時期作曲家的作品。名稱雖然不盡相同,除了一首為四把小提琴不須「持續低音」的「協奏曲」外,都是以小型絃樂團加上一臺大鍵琴作為演出的媒介。

     這些樂曲所需的演奏技巧,對「台灣絃樂團」的成員來說不算艱難,而且從當晚的演出中,顯示樂團對這時期的節奏與裝飾的演奏方法,已有相當程度的認識。只是這些在技術上看起來簡單的樂曲,在「詮釋」方面,卻是個嚴酷的考驗。曲目中的作者泰勒曼,在兩百五十年前就說過:「不管是誰演奏那一種樂器,他都必需精通歌唱。」但要如何唱?唱甚麼?就成為演奏者經常要問的問題。當晚「國家音樂廳」參與的人數不算多,在台上總共十三人的樂團,讓舞台顯得有些空曠。美麗的旋律與和聲也經常被殘響與迴聲攪拌的混濁不清。該如何維持樂團與聽眾間的親密性?如何在這廣大的空間裏呈現這些樂曲原本純淨的音響? 變成在演奏時要克服的問題。

     十七世紀最有代表性的雕塑家貝爾里尼(Gian Lorenzo Bernini,1598-1680)在「大衛」( “David”, ca. 1620)雕像中呈現出動力與緊張;在「聖德蘭修女的狂喜」(“Ecstasy of St. Teresa”,1645-52)中不斷散發出混合痛苦與歡樂的「狂喜」,這兩個作品正是代表「巴洛克時代」藝術的兩大特色 :戲劇性的動感與強烈的情感表現。在音樂上與之相對應的,是快板中那種似乎永無休止的動感、以及慢板中不絕的情思。的確,巴洛克的音樂,如果不能在快板時讓人感受到一波接一波的力道、在慢板時不能感受到那綿綿不絕似乎永不停止的線條,音樂的趣味就難以散發開來。「台灣弦樂團」當晚的音樂會,卻難以讓人體會到這兩個特點。

     「台灣弦樂團」成立至今已有二十二年,作為一個「台灣目前歷史最悠久」的絃樂團,該也是累積與沈澱的時刻。尤其以「復古」為主題演出「繁花似錦的巴洛克音樂花園」也已進行到第IV場,然而是否真能如實呈現時代的音樂精髓?不管現在或未來,似乎仍待詳細雕琢。

作品:台灣絃樂團《繁花似錦的巴洛克音樂花園IV》
時間:2012年4月30日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 更多新藝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