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第十二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歷屆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關於台新藝術獎
美工圖案 台新名人榜
美工圖案 藝評專區
美工圖案 愛樂電台藝術相對論
搜尋
第十屆台新藝術獎藝冠榜
蔡明亮[ 鍋爐裡的劇場 ]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速寫

此作品乃蔡明亮受邀針對松山菸廠內極具特色的鍋爐房,作為對外開放之藝文展區的第一號作品。他將一些被冷落或遺棄的生活物件或場域,實際擺放於展場當中,以錄像投影的方式呈現;展場的規劃與設計,則保留了大量對空間的留白,讓觀者可以看到建築物原始的風情與結構,同時感受到創作者的精神。本作品使用舊椅、舊鐘、舊電視、舊流行曲、荒廢地下道及廢棄床墊的影像,呈現一種被時間雕塑的特殊美感與氛圍,迫使觀者對於現代過度汰舊換新的消費生活進行價值的反思。整個廠房投影著獨角戲影像:「在大台北幾乎被遺棄的地下道,隱約聽到城市的迴響,偶爾有演員的身影經過,響起一連串空洞的腳步聲。」展場外設置咖啡販賣車,藉由一杯手工咖啡讓觀眾可以坐在「作品」上,彷彿自己也成為劇場中的演員。


入圍理由
近年來,蔡明亮由電影中關切空間作為慾望流動的命題,轉為在美術館內將影片放映於特定空間裝置而成的觀影場域,而《鍋爐裡的劇場》則是更進一步將展牆與銀幕合而為一的影像投映。蔡明亮以多層次的投映,結合在地下道拍攝的舞動身體、爐火中的影像、舊戲院座椅等不同介面,形成相互穿透疊映的非敘事活動影像,觀者彷彿可以在舊鍋爐房曾薰蒸滾動的熱氣中,穿透浸潤至不可見的觸覺記憶介面。此作將銀幕、展牆、影像、身體,帶向一融合性的視域形體,揭示了影像在跨域流變的豐富潛能。   觀察委員─蔣伯欣


關於蔡明亮
蔡明亮為台灣新電影運動以來最具代表性的電影導演之一。1994年以《愛情萬歲》獲得威尼斯金獅獎,奠定了世界影壇地位,自此獲獎與邀約不斷。2011年接受兩廳院邀請,以舞台劇《只有你》重回了睽違27年的劇場界。



第十屆台新藝術獎入圍者群像《鍋爐裡的劇場》-蔡明亮
文字整理撰稿│盧家珍

  台北中山堂遭遺棄的舊椅子

  老鐘停了

  舊電視播映著一張床墊的影像

  被時間遺忘的地下道偶爾有人經過

  串起空洞的腳步聲

  你可以買一杯咖啡

  進來坐下

  偶爾飄來姚莉的歌

  你在另個夢中把我忘記

  偏偏今宵又相逢

  蔡明亮的演員楊貴媚李康生陸弈靜

  跳舞

這是導演蔡明亮的短詩,也是作品《鍋爐裡的劇場》最佳的描述,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句文字,但卻喚醒了記憶裡的吉光片羽,在頽圮的鍋爐中……

松山文創園區東側的「鍋爐房」興建於1937年,當年容納蒸汽動力機組,以燃燒重油產生蒸氣,帶動松山菸廠運作,其樓高14公尺,煙囪更高達36公尺,佇立在廠區十分顯眼,也成為松山文創園區的主要地標。蔡明亮的裝置藝術展場就位在這鍋爐房中,因而名為《鍋爐裡的劇場》。

舊東西  老記憶  新裝置

進入幽暗的廠房裡,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數張錯落擺放的陳年舊椅,舊鐘懸掛在牆上,鍋爐的爐口堆滿了舊電視,整個廠房投影著幾乎廢棄的台北地下道影像,在這個逐漸被遺忘的空間裡,隱約聽到城市的迴響,偶爾有演員的身影經過,響起一連串空洞的腳步聲……蔡明亮將劇場影像與古蹟結合成為裝置藝術,希望在地下道、舊椅子、老廠房的空間裡,讓人與被遺忘的記憶再重逢。

這些不同年代的舊椅子,是二級古蹟中山堂的在整修時遭到淘汰的,蔡明亮把它們搶救了回來,變成裝置藝術的一部份。他說,自己對舊椅子有種特別的癖好,看到舊椅子時,過去曾經遺忘的記憶彷彿都回來了。

煙囪下方鍋爐口的八台電視機,播放著一張被棄置多時、長滿青苔的澎湖舊床影像,有時則播放從下午到黃昏的光影變化。而在鍋爐房幽暗的空間內,蔡明亮將敦化南路和基隆路口的地下道景色拍成影片,不斷重複投影在廠房內的牆上,片中李康生、楊貴媚與陸亦靜分別隨興起舞。蔡明亮說,台北的地下道已逐漸荒廢,當人們進入地下道時,就好像進入另一個世界,透過影片,他把地下道搬到了舊廠房,坐在現場的舊椅子上,讓人感受到時間的凍結。

過度汰舊換新的消費省思

這是松山文創園區內藝文展區所委託創作的第一號作品,在展場的規劃與設計中,保留了大量對空間的留白,讓觀者可以看到建築物原始的風情與結構,同時感受到創作者的精神。

蔡明亮將鍋爐房和地下道這兩種不同時空做結合,在老歌的音樂流轉之中,蔡明亮希望觀眾走進鍋爐房,藉由影像、舊鐵床、舊椅子與地下道等意象,與被遺忘的記憶重逢,難得偷閒沉澱一下心情。展場外還設置了手工咖啡販賣車,觀眾們人手一杯咖啡,恣意坐在展場內的椅子「作品」上,或談天、或休憩、或喝咖啡,彷彿自己也成為劇場中的演員。

蔡明亮創作時,習慣從生活中的經驗為出發點,他常使用被冷落或遺棄的生活物件做素材,並不是刻意走復古風,而是單純覺得「這些器具,不見得能被物盡其用。」他希望藉由這樣的概念,讓觀眾能反思現代過度汰舊換新的消費生活。「時間會改變事物,而這些舊東西正是時間的創作!」蔡明亮說。

< 更多藝冠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