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關於基金會
美工圖案 創辦人的話
美工圖案 基金會組織
美工圖案 歷年大事紀
美工圖案 藝企網專訪
搜尋
藝企網專訪
 
 以契合企業精神為導向
 吳東亮談文化藝術事務的參與和贊助 


 訪談整理| 秦雅君、蘇怡如,2007年10月

秦雅君(以下簡稱秦):

我想請您先談談您個人或企業在贊助文化藝術時的動機和想法?而當成立了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後,企業也還持續贊助文化藝術領域,那麼企業和基金會的面向如何區隔,資源又如何分配?


吳東亮(以下簡稱吳):

我想可以先從成立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背景談起。台新銀行成立十多年了,一開始台新很小,但是我們有一個構想,因為銀行畢竟是與社會緊密結合的一個行業,抱著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想法,所以我們開始在思考有什麼作法可以對社會有一些回饋,同時也能讓機構的企業形象獲得提升。從這個角度開始摸索,一直到十年前,在當時林曼麗館長(註)的建議下訂了這個主軸,成立一個文化藝術基金會,籌辦「台新藝術獎」,開始支持現代藝術這個領域。

為什麼選擇前衛藝術這個方向,主要是因為台灣已經有很多基金會投入文化藝術這個領域,但前衛藝術這一塊好像比較沒有人參與,台灣有很多好的藝術家,他們很有活力,在創作上也有創新的表現,這種精神與台新有某種契合,台新是一個新的企業,我們同樣希望富有活力,並保持創新的企圖心。就這樣我們一頭鑽進去一直做到今天。十年來,基金會的董事以及歷任的執行長都很用心,讓我們有一點成績,需要改進的地方當然還有,但現在看來還滿值得的。

至於基金會和台新金控在贊助藝文上的區隔,首先,基金會最大的金主是台新金控,這點金控很努力,像之前受到雙卡風暴的影響,金控實際上沒有賺錢,但董事會認同基金會所作的事情,因此還是保障了對基金會的贊助,這幾年金控恢復正常之後就更沒有問題了,這點必須感謝金控董事會的支持。在金控參與藝文事務的面向上,因為台新銀行有很多消費金融的業務,在行銷與回饋的部份,本來就有很多計畫要推動,也有預算作這個事情,既然要作也就希望多少跟藝文有所結合,讓我們的客戶到銀行來不只是談錢、談理財,而能夠給客戶一些藝文相關的回饋和資訊,金控接觸的對象不像基金會只是純藝術的層面,而是包含大眾化的藝術與純藝術,有各式各樣的面向。

像去年金控贊助的《歌劇魅影》,就是一個很成功的案例,去年我們還贊助了故宮的「大英博物館250年收藏展」、「兵馬俑特展」,以及《小王子》音樂劇這些比較通俗一點,回響都很不錯。

 

秦:所以在金控的部份會比較關注在大眾的面向上?

吳:對。在台新金控總部大樓落成之後,我們也利用二樓的「元廳」,由基金會規劃、舉辦一些展覽、音樂會,這部份也是比較輕鬆的東西,希望讓對我們員工、客戶,甚至是附近學校的師生或家長,可以很輕鬆的來參與。這也是我們對社區進行溝通、回饋的方式之一,這部分漸漸大家比較認識了,反應也蠻好的,每一次活動平均都有超過百人的觀眾。


秦:您個人認為,以廣泛文化藝術界來說,如果希望尋求企業支持時,應該要考慮到什麼,才能促成雙方合作的發生?

吳:我想從企業這一端的考慮來看,坦白說企業是一個營利機構,所有付出的金錢,當然會有它的目的,最高的層次當然是對藝術的支持,基本上一定要有這個想法才會去做這樣的事,但是就長期而言,企業有他的目的和壓力,如果說我能有什麼建議的話,也許是尋求贊助的藝文工作者必須想想能對企業什麼回饋,我想這可能還是要稍微思考一下,如果能從這個角度來想,說不定合作就更容易發生。

 

秦:依您上述的看法,以台新(金控、基金會)參與過的計畫中,有沒有哪個比較接近的例子?例如贊助了哪些活動,而其回饋也讓企業本身覺得非常值得?

吳:像去年我們贊助音樂劇《歌劇魅影》就是一個很不錯的例子,台灣很少能引進這麼大的演出,這也是一個創舉,當時也創下了很好的票房紀錄。

從企業面來說,這個活動讓台新能提高與社會、客戶的互動機會,例如消費者使用台新信用卡購票可以獲得優惠等等設計。而從社會面來看,當我們替台灣社會帶進一個大型的一流音樂劇進來,一方面兩廳院這樣的單位應該是政府要補助的對象,但是因為這個活動獲得預期之外很高的票房收入,又讓兩、三萬個從未進入兩廳院的新觀賞人口來看演出,我想這是一個對社會比較長期正面的影響,那麼對企業來說就會覺得這是一個滿值得的計畫。


 

秦:台新藝術獎包含了表演藝術及視覺藝術,這其實是蠻廣泛的領域,在大部份基金會還是會選擇特定藝術類別為主軸的情況下,台新基金會的設定是基於哪些考量?

吳:整個台新藝術獎的架構,事實上是由專業設計的,當初是由林老師(林曼麗)和石老師(石瑞仁)以及當時的執行長(黃韻瑾)共同規劃的,這方面我只是以一個藝術愛好者的角色來參與。我什麼都可以參與一點,我是比較隨興的藝術愛好者,音樂會也可以聽一聽,畫展也可以看一看。坦白說很多台新藝術獎得獎的作品我都還不一定看得懂(笑),但是why not? 總是一個接觸,從與創作者和評審的接觸上,也讓我有很多收穫。

事實上以我過去的生活或是職場的經驗,如果沒有基金會的話,我大概也不太可能接觸這方面的事務,這對我自己也是一個學習成長的機會。我們每年的決審會邀請國外評審來參與,基金會會安排透過餐敘或觀賞藝術活動等方式讓我跟他們有交流的機會,此外評審的結果要經過董事會通過,這也會讓我和董事們能充分瞭解評審選出得獎作品的背景。一方面我自己很好奇這次是誰會得獎,另一方面我也很想了解一下這些作品為什麼會得獎。


秦:台新藝術獎是台新基金會的主軸以及長期支持的活動,其他還有類似以主題或長時間的方式舉辦或贊助的計畫?

吳:基金會的主要資源還是放在台新藝術獎,行有餘力才會擴展到其他方向。目前基金會有幾個長期進行的計畫,像是與國藝會合作的「表演藝術追求卓越專案」,這是在我們「國藝之友」洪敏弘會長「好康到相報」的推薦下所參與的。

此外,基金會最近還做到把藝術跟公益的結合,像是我們最近在做一個有關「新住民」的計畫(我們的藝想世界——新住民家庭親子活動),主要是把這些新住民的媽媽與小孩帶到台北來,我們規劃活動讓他們透過藝術去進行親子關係的溝通,並且培養新的話題。這個計畫可以照顧到不同的族群,第一個是媽媽,第二個是小孩,這個計畫結合了公益與藝術,把我們最專長的藝術帶到公益裡面來。這個計畫比較特殊一點,我想這是一個新的嚐試。

 

秦:在您個人參與國藝之友組織,以及台新在參與國藝會的藝企合作案的經驗上,您有哪些評價與心得?

吳:針對國藝之友這個平台,台新的經驗也許不見得能夠作為代表,因為我們自己有基金會,算是資源比較豐富的機構,我們有很多自己在進行的計畫。像「追求卓越」這個案子,是從「國藝之友」轉介過來,這麼多年來有些案子都是從這個管道過來,這個平台對我們來說是有幫助的,但我相信對其他資源沒那麼多的機構來講,這個平台的貢獻也許會更大。我記得過去,這個平台也積極邀請英國講師來台主持藝企合作研習課程,也有不少單位表示興趣共同參與。我想這是一個長期耕耘的工作,國藝之友可以持續提供這個平台是很好的事情。

至於「表演藝術追求卓越」專案,主要是洪博士(洪敏弘)發起,他是第一屆的贊助者,因為第一屆的成果非常好,所以他邀請我們參與第二屆,不過對我們來講,台新藝術獎已經佔了我們大部份的資源,相對我們可以在這個計畫上提供的資源有限。我想參與這個專案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台新藝術獎是作品做好了之後才被選出來,是一個傾向菁英制的計畫,可是「追求卓越」是你還沒有能力做到好,我們現在培養你,讓你可以做得好,一個是after,一個是before,參與這個計畫也支持我們在做台新藝術獎的同時,思考如何加一把勁去幫助新作品問世,因為如果沒有新作品的產出我們也無法選出獲獎者。這個前後的作用,是一個連貫的東西,這是當初我們看到卓越計畫非常好的一點,它能幫助整個生態發展的更完整。

 

秦:從參與「追求卓越」專案的經驗上,您認為國藝會所規劃的藝企合作案有哪些優缺點?

吳:我是國藝之友第一任召委會的會長,當時我們在國藝之友的會議中也經常討論到相對基金(Matching fund)的概念,當時林曼麗董事長覺得國藝會的力量有限,如果能結合企業的力量就可以推動更大的計畫,我當時很支持這種作法,也向國藝之友表達過相對基金的優點。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般而言,企業對整個藝文環境的運作不是那麼熟悉,如果由國藝會來作,等於是國藝會為這些計畫背書,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一個信心的問題,我想這一點的意義可能

更重大。由國藝會作相對基金,計畫可以比較大一點、資金多一點,如果要再找人來贊助其他部分,也更容易一些。因為大家對國藝會的水準還是比較了解、認同,所以有國藝會背書,企業會更有信心來參與。

 

 

註:林曼麗女士時任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現任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同時也擔任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