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關於基金會
美工圖案 創辦人的話
美工圖案 基金會組織
美工圖案 歷年大事紀
美工圖案 藝企網專訪
搜尋
大事紀
藝術家小故事之12:朱宗慶打擊樂團「擊樂進行式」
活動簡介
第七屆表演藝術類入圍者

廿二年的擊樂進行式──朱宗慶打擊樂團
撰文者:盧家珍

1986年1月2日,台灣的打擊樂壇還是一片荒蕪,朱宗慶打擊樂團在台北國聯飯店宣布成立,比預定的時間早了一年半。這群熱情有勁的團員平均年齡不到20歲,而創團人朱宗慶則是唯一超過23歲的年輕人。

當時大家都沒有錢,也沒有經驗,更沒有任何獎助金,練習場地就在朱宗慶家裡的客廳,但是對他們而言,這些似乎都不太重要,他們只在乎一個共同的夢想──耕耘台灣打擊樂壇!23年後的今天,台灣的打擊樂發展因他們而馳名國際,而這個擊樂進行式,現在仍是「ING」狀態……

火鍋店內的慶祝會

說起創團的過程,朱宗慶打擊樂團的資深團員們記憶猶新。當年朱宗慶老師和他們舉辦了幾場「朱宗慶師生打擊樂音樂會」,樂團的雛形已經浮現,而觀眾的反應出乎意外地熱烈,大家似乎感受到「打擊樂」的空間出現了,有一種無法阻擋的能量蓄勢待發。

師生音樂會舉行過不久之後,朱宗慶和學生們應邀參加音樂家溫隆信的一項活動,溫隆信先生便稱他們為「朱宗慶打擊樂團」。這是樂團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彷彿冥冥之中註定的,也沒有想到,這一個名字從此便和樂團密不可分。樂團是在台北國聯飯店宣佈成立的,當時還是冷冽的冬天,大多數的人因為新年的關係,可能還在家睡大頭覺,而朱宗慶師生們卻因為踏出了夢想的第一步,歡天喜地。

慶祝會就在忠孝東路的韓香村火鍋店舉行,大家因為「朱宗慶打擊樂團」的成立而興奮不已。團員們一個個輪流出去打公共電話到火鍋店裡找自己人,只要聽到餐廳的擴音器大聲嚷叫那一句:「朱宗慶打擊樂團,櫃檯電話!」大家就發出「哦~」的歡呼,並且笑說這是在做宣傳。後來,餐廳老闆接電話接得太頻繁,幾乎要抓狂,可是大家都想透過他的口,一再提醒自己這個事實──樂團成立了!從此以後,吃火鍋也就成為朱宗慶打擊樂團的傳統了。

23年來,朱宗慶打擊樂團像一顆音樂種子,在台灣的打擊樂荒原落地生根,憑著年輕與熱情,一個勁兒地向四方延伸。他們以多變的形象克服各種不同的環境,有時是劇院裡的正式音樂會,有時是大廟埕的推廣音樂會,有時是歡樂的兒童音樂會,有時是前衛的音樂劇場,甚至成立打擊樂教學系統,培育出更多音樂小種子,打擊樂的根已深植在台灣的泥土中。

十年之間,培育的音樂小種子陸續長大茁壯,成為「朱宗慶打擊樂團2」和「傑優青少年打擊樂團」,並承接了1團的部份重任,讓1團得以專心拓展海外版圖,將枝椏遠伸到歐洲、美洲、中國大陸,此外,所舉辦的「台北國際打擊樂節」與「打擊樂夏令營」也獲得世界知名打擊樂團的支持,顯見朱宗慶打擊樂團的國際地位已日益穩固。

冬季巡演──擊樂進行式

「熱情活力,勇於創新」向來是朱宗慶打擊樂團的自我期許,而2008年的冬季巡演即是最佳體現!此次樂團邀請來自歐亞的5位作曲家,為樂團量身譜寫新曲。這些作曲家們個個不怕創新,就怕老梗捲土再來;在音樂的天地裡,各有所好,crossover是理所當然。

朱團「四大天王」之一的黃(方方土)儼說:「量身訂做已屬難得,更榮幸的是,竟有3位作曲家親自來台指導演出,讓我們獲益良多。」尤其是年事已高的日本名作曲家田中利光,此次也親自前來,為團員說明作品《流》的創作概念及意涵。(方方土)儼興奮地說,田中利光把「萬物皆流轉」的哲思譯成摩斯密碼,再把長長短短的密碼轉成節奏,非常有趣!加上他使用了音色性格分明的樂器,強烈的節奏很能掌控現場觀眾情緒,帶來相當震撼的音樂感受。

團長吳思珊則對匈牙利阿瑪丁達打擊樂團資深團員奧瑞.何洛的《Gamelan-bound》印象深刻。「阿瑪丁達對印尼甘美朗音樂很有研究,所以這次他為樂團創作的曲子,也以甘美朗結合西方打擊樂器,以及傳統甘美朗樂器的音色,再加上巨型水管的特製樂器,挑戰耳朵的想像力。」吳思珊說。 

「這幾根水管得來可是費盡工夫!」思珊說,「我們先按作曲家的需求去找合適的水管,然後測量長度,依據高低排列,再用泡棉在水管孔上面敲擊,就會發出低沈又富磁性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像電吉他的電音,在正反拍交錯的安排下,讓整首曲子顯得豐富又熱鬧,舞台效果十足 。」

這場音樂會中,還有木琴大師艾瑞克.薩穆特地為這次的音樂會譜寫融合吉普賽、爵士、拉丁等不同風格的《Magic Carousel》,並加入了舞蹈的概念,使音樂更加動感。里昂打擊樂團的嘉荷.雷瓦提,其創作《Color's Comedy》靈感取自盛行於17世紀,以戲謔的劇情突顯現實生活荒謬的喜劇丑角Harlequin。還有被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推崇為新一代作曲新秀的台灣作曲家張玉慧,為樂團創作了一首西方鼓樂與東方鼓樂的《鬥陣》,以台語發音的曲名,作曲家想要表達的是沒有敵對與狹隘意識的君子之爭,東西兩鼓相互影響又不失自身特色。

「這場演出是單純的音樂會,能夠入圍台新藝術獎,我們覺得既意外又高興。」思珊說。打擊樂可以輕快跳躍、可以活潑熱鬧、可以震撼有力、也可以恬靜柔美,不需任何準備,沒有任何負擔……不論得獎與否,都很歡迎大家與樂團一起~擊樂ING。

*本文非經本會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 更多大事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