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關於基金會
美工圖案 創辦人的話
美工圖案 基金會組織
美工圖案 歷年大事紀
美工圖案 藝企網專訪
搜尋
大事紀
藝術家小故事之7:吳俊憲「Double C舞團-反射」
活動簡介
第七屆表演藝術類入圍者

畫出舞蹈同心圓──吳俊憲
撰文者:盧家珍

提起吳俊憲這個名字,也許大家不是很熟悉,但是若提起雲門舞集《流浪者之歌》的宣傳海報上,那一位將滿台金黃色稻穀耙成完美同心圓的擺渡人,大家就會不約而同「哦~~」一聲,原來,那位擺渡人就是吳俊憲。在現實生活裡,他和法籍舞蹈家克麗絲黛兒也結為一體,倆人共同畫出舞蹈的同心圓。

半路踏入舞蹈圈

吳俊憲會一腳踏入舞蹈圈,其舞蹈老師周素玲功不可沒。

1984年,左營高中舞蹈班初成立,當年招收了20位新生,卻是「陰盛陽衰」的局面。因此,在那一年的寒假,舞蹈班便大力招募「可以跳舞」的男生。周素玲還記得,當時還是吉他社社長的吳俊憲,在她面前蹦了兩下,她覺得吳俊憲的彈性不錯,於是便慫恿他轉到舞蹈班,後來吳俊憲果然和另一位男生加入舞蹈班,成為眾多紅花裡「唯二」的綠葉之一,全校因而大大轟動。

「當時想從普通班轉到舞蹈班,必須參加考試,吳俊憲沒錢付報名費,還是我幫他付的。」周素玲笑著說,後來她總喜歡向吳俊憲「討債」,而吳俊憲也總是頑皮地說:「一輩子不還的話,妳就會一輩子記得我,那我就繼續欠著吧!」

三年後,吳俊憲從左營高中畢業,考上了國立藝術學院(現為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之後進入雲門舞集,1994年至2000年間,於多個作品中擔任獨舞者的角色。2000年,吳俊憲旅居德國,2001年和妻子克麗絲黛兒共同成立「Double C」舞團,開始發表創作並接受各方的邀約演出。

2004年,吳俊憲推出第一檔完整製作《自製品》,旋即獲得重視並得到藝文界的贊助和鼓勵。2005年新作《上天堂》亦受到普遍的喜愛與肯定,同年,得到「烏帕塔市文化贊助獎」,使他在當地的表演藝術界獲得一致的肯定與認同。2008年在台演出的《REFLEX 反射》更入圍第七屆台新藝術獎。因為舞蹈,吳俊憲的人生轉了好大一個彎!

東西方文化共組的舞蹈家庭

為什麼舞團要命名為「Double C」?吳俊憲總是遇到這樣的問題。原來這是取自兩位舞蹈家的英文名字拼音──吳俊憲(Chun-Hsien Wu)與Chrystel Guillebeaud(克麗絲黛兒.吉爾波),兩個人名字的第一個字都是「C」,所以就取名為「Double C」了!

這一對夫妻的組合十分有趣,來自雲門舞集的吳俊憲,熟練太極導引,注重精神、強度與動力的變化,動作以大塊發展為主。而出身碧娜.鮑許「烏帕塔劇場」的克麗絲黛兒,則以精確的動作見長,講究姿勢和手部動作,不同角度的表達十分清楚,動作是由小塊漸漸延展。東西方碰接的文化背景,兩人在編舞方式、肢體動作與情緒發展相互激盪,使「Double C」展現出一種蘊含東西方能量的獨特舞蹈色彩,各方邀約發表的創作不斷。

如:首演於德國Meeting Neuer Tanz藝術節的《墨色》、《恐怕沒電》;德國達姆城國家劇院Cutting Edge藝術節邀約委託創作《西元前776年》、《SELF-MADE》、《上天堂》等作品。此次入圍台新藝術獎的《REFLEX 反射》,則是2006年由埃森編舞中心所委託的創作,去年於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再度搬上舞台。

兒子身上找靈感

吳俊憲說,《REFLEX 反射》的靈感來自於剛出生的兒子,他看著兒子可愛的模樣與動作,因而產生了聯想。他開始探求生活中的反射動作,並希望藉著這個主題,審視我們生活環境中所設的下意識反射動作,以及經由自我思考後所產生的控制運動。

「反射是人體非常實用的保護行為!」吳俊憲說,「例如眼皮自動關閉是為了調節視膜溫度或防止外物進入,這種反射動作由中央神經系統控制,腦子完全沒有干預,因此不需要考慮即會產生動作。」吳俊憲認為,在我們生活中也有許多相同的反射動作,例如一部轎車在雨天疾駛過積水,一旁的路人會立刻往後方跳,避免自己被潑溼;突然聽到很大的聲響,我們會立刻停止手邊的動作……可見,在生活經驗的累積下,人們的身體會心理都會產生許多反射反應。

於是,吳俊憲和克麗絲黛兒共同發想,在舞作中採索人體出奇不意的反射動作,以及不受大腦控制的本能反應,進而發展出兩套不同的動作,一為先天的身體本能反應,一為後天的社會反應。藉著人體的反射動作概念,使舞者在台上不斷的接受環境的刺激,而後呈現出不同的反應,進而展開不同的肢體與空間的對話、交流和互動,而這些舞者身上呈現出來的身體語彙,又可能激發出其他舞者更多不同的反射動作,就像一齣人體與神經系統的骨牌演出,不自覺地牽、引、拉、扯,環環相扣、節節相連,編舞者運用精練而純粹的手法,將不受控制的「反射」動作堆積出分秒精采的身體圖像。

《REFLEX 反射》在東西文化與身體訓練的不同背景中撞擊產生,意在探討身體在制式反射反應之外的可能性,就如同他們的創作過程,都是打破身體和文化慣習的挑戰,全作精神飽滿,充滿現代舞的寫意與犀利流暢。難怪台新藝術獎觀察委員鄒之牧在看過此舞之後表示,在動輒講求敘事、議題的當今舞壇,能有這個舞作純就舞蹈出發,單一舞作便支撐起整晚觀眾注意的焦點,實為難得!

*本文非經本會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 更多大事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