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English Sitemap
關於基金會 台新藝術獎 員工藝文課程 活動快訊 社群關懷 聯絡我們
關於基金會
美工圖案 創辦人的話
美工圖案 基金會組織
美工圖案 歷年大事紀
美工圖案 藝企網專訪
搜尋
大事紀
藝術家小故事之1:王俊傑「大衛計畫第三部:大衛天堂—王俊傑個展」
活動簡介
第七屆年度視覺藝術大獎

在虛實之間飛翔的新媒體「藝」人──王俊傑
撰文者:盧家珍

錄像,是當前新媒體藝術創作最夯的主流,而當今備受矚目的藝術家王俊傑,則是台灣新媒體藝術創作的先鋒人物之一。廿多年來,熱愛電影的他,始終以錄像和裝置為主要創作呈現,而作品中虛實相間的情節,則是他從1990年代延續至今的手法。

懷抱電影大夢的文藝青年

王俊傑從小就是美術科班出身,接受完整的繪畫訓練,技巧自是不在話下,高三畢業那年就獲得「雄獅美術新人獎」。同時,他向友人借得一部8厘米攝影機,開始自己寫腳本、找演員,展開實驗性影像的創作嘗試,成了他從繪畫轉向錄像創作的起點。

「電影對我的影響真的很大!」王俊傑笑著說,高中畢業後,他常常翹課去看電影,當時公館有許多MTV店,花6、70元就可以看兩部電影,王俊傑總是喜歡窩在小包廂裡,獨自享受藝術電影的樂趣。此外,他還積極加入電影資料館會員,一些來自法國、義大利等主流戲院不會放映的藝術電影,絕對逃不過他的眼睛。「因為我喜愛電影,加上自己的美術訓練,就會以開放性和觀念性的角度來創作,不會讓人有自戀的感覺。」

在那個台灣社會面臨重大轉變的1980年代,王俊傑還是20出頭的「文藝青年」,他經常參與社會運動,和當時小劇場的王墨林等中堅分子互動頻繁,並與陳界仁、林鉅、高重黎等前衛藝術家合組「息壤」,還曾擔任侯孝賢導演的助理導演,一起到金瓜石拍電影。「那時候整個社會的氛圍讓年輕人對社會改革懷抱理想、充滿熱情,文藝青年對社會是有所批判的,大家憂國憂民,只求付出不求回報。」這些點點滴滴的經驗,累積成王俊傑日後創作的養分。

也從那時候開始,王俊傑喜歡藉由藝術來反映社會現狀。1989年,王俊傑在柏林圍牆倒下前,來到德國繼續藝術創作與學習,當時柏林的高度政治性,對照台灣的政治與社會,使他衍生出不少靈感,而在德國的8年期間,也讓王俊傑領受了德國人特有的次序感與理性思維。返國後,他開始從事各項新媒體藝術創作,並擔任策展人,同時也與劇場跨界合作,例如幾米的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即是由王俊傑設計多媒體影像。

「我的電影夢只能在作品裡實現!」大學時期就寫過影評的王俊傑,當然懷有拍電影的夢想,但畢竟電影難度較高,所需要的人才、資金等條件,也不是王俊傑可以負擔得起的,所以只好轉向多媒體錄像作品的創作,把自己對電影的熱愛投入其中。「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如果我要拍一部合乎自己要求的電影,可能非常困難,所以我還是回到自己可以掌控的環境,繼續燃燒我的熱情。」王俊傑笑道。

虛實之間的悠游

王俊傑的作品喜歡虛構情節,就如同電影的虛構故事一般。以他在伊通公園展示的《終曲:克里南特星》為例,就是以虛構的「微生物學協會」發展出帶有科幻味的系列創作。故事敘述在地球瀕臨毀滅之際,「微生物學協會」最終無法解決人類的生存危機,人類只好移民外太空,而《終曲:克里南特星》就是描述3002年第一批人類移民到「克里南特星」的考古記錄。這系列作品有如一部科幻電影,王俊傑甚至在作品中引用了《2001:太空漫遊》、《科學怪人》等經典科幻電影的元素,反映出自己對電影的喜好。

而此次入圍台新藝術獎的個展《大衛天堂》,則是用35厘米的影片拍攝而成。展場中有5座如屏風般相連的巨型投影幕,影像依此流洩而過。影片開始,一位存在又似不存在的主人翁進入屋子緩慢穿梭,從戶外花園走入室內,經過玄關、書房、客廳、浴室、臥房等空間,最後又走到戶外花園。但觀眾始終沒能看到這個人的長相,只見他的雙腳有時是實體,時而變成半透明,有如鬼魂一般。

這件作品是王俊傑為紀念一位早逝的友人大衛所作,先後發表了第一部《無題200256》與第二部《狀態計畫 II》,《大衛天堂》則是本計畫的最後一部作品,影片中的主人翁即是虛擬的大衛。王俊傑說:「一個人就這樣消失了,那種感覺很虛幻,現實、幻想、回憶和恐懼混合在一起,生活就是這樣由好多小片段組成,變得好像很恍惚。」《大衛天堂》裡的「天堂」並不存在,它隱喻了現實世界中虛幻的幸福、空間與慾望,所有超現實景像都在企圖打破觀者位置與影像空間的關係,營造現實世界與影像中虛幻空間的交錯與不確定感。

《大衛天堂》經歷近兩年的時間才製作完成,王俊傑嘗試以35釐米電影片與高畫質數位錄像系統攝製,並在攝影棚中大規模的搭製人工場景,再輔以專業的後期影像製作,企圖同時呈現具有電影感的影像品質與人工化的超現實數位感。王俊傑笑著說:「拍電影需要團隊和龐大資金,一方面沒辦法籌得這些資源,另一方面,我還是比較個人主義,錄像藝術正好是資金、人力所需較小,但一樣能做影像,所以我現在常說:電影夢已死啦!」

話雖如此,但王俊傑的電影夢真的死了嗎?其實,它只是換個方式更加活躍了吧!

*本文非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 更多大事紀  
TOP